五大首府城市平均房价下降6.17% 澳大利亚房市是

更新时间:2019-01-18

  据统计,2018年四季度,悉尼的房价按年率打算降落了15%,墨尔本下降12%,这两大城市的房屋清盘率以及成交量都再翻新低。曾多少何时,悉尼房地产市场持续5年强劲上涨,2014年悉尼均匀房价上涨12.8%,2015年更是飙升14.9%,2017年6月份见顶之后涌现拐点,继而在2018年加速回调。墨尔本由于外来人口增长对住房形成刚需支持,直到2018年下半年房价才浮现疲态,但目前有加速下跌风险。这两大城市占据了澳房地产市场的半壁江山,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

  新年伊始,人们对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前景忧心忡忡,继2018年大跌之后,今年澳房价是否可能峰回路转?多数市场猜想分析并不乐观。

  堪培拉北部新开发的Throsby居民区房价也出现下跌。 翁东辉摄

  摩根士丹利剖析以为,澳大利亚房价正以35年来的最快速度下跌,鉴于市场疲弱状况积重难返,2019年不太可能浮现好转,预计平均房价将下降10%左右。对房价走势,澳大利亚当地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会持续下跌,尤其是悉尼和墨尔本将惯性走低。不过,预计澳大利亚大选结束之后,新政府经济政策判断性加强,楼市有可能回暖。

  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涨涨跌跌,政府调控政策也跟着变化。最近,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撤消了投资者的贷款上限,凸显政府对房地产市场低迷的担忧。市场人士分析认为,如果取消信贷上限的信贷宽松政策不起作用,不打消将采取其余措施,包括降息等。低利率可能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一个重要支撑因素,但问题是要获得新房贷十分艰难,当大部分纯本钱贷款到期时,投资者将被迫退却房市。所以说,信贷收紧是导致这两年澳大利亚房价持续下行的一个主要因素。

  翁东辉

  就悉尼而言,房地产市场正经历信念危机。一些影响房价的不利因素正在显现,如连续的信贷紧缩、住房供给增加、本国投资者撤退、资本利得税可能发生变更等。据统计,悉尼屋宇空置率已经超过3.2%。在公寓楼比拟密集的地区,如西部跟下北岸的大片地域,投资者可能将面临较大危险。悉尼是国际性大都市,是旅行和移民的热点城市,其强劲经济增加和大型基建名目供应了良多就业机会,住房刚需是比较强的。假如连悉尼房价都呈现回调,说明澳大利亚楼市确实进入了下行区间。

  本报驻堪培拉记者 翁东辉

  五大首府城市平均房价降低6.17%――澳大利亚房市是否峰回路转

  与此同时,澳联邦储备银行有可能改变多年来保持1.5%低利率水平不变的政策。当下,澳大利亚绝大部分住房贷款都是可变利率贷款,贷款成本的任何变革将对信贷须要造成明显的影响。从基础上说,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要想实现软着陆,甚至是触底反弹,还是要依靠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大幅改进,有赖于澳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。因为,购买住房需要购房者具备承担负债的信心跟意愿,破费者信心将决定澳房价的最终走势。

  出于防范房地产泡沫的需要,澳审慎监管局于2015年初开始推出首轮宏观审慎政策,不仅恳求各大银行进步准备金率,出台“只付息贷款不得超过新增贷款30%和投资贷款增速不得超过10%”的规定,使得信贷供给持续收紧,特别是增强房地产投资型贷款的审查。受此政策影响,新增自住房贷于2018年下半年出现急剧下滑,表明信贷标准和贷款机构风险评估尺度出现双双收紧的情况。同时,因为融资本钱回升,全国各大贷款机构均适度上调了房贷利率,加重了购房者债务包袱。鉴于目前澳大利亚居民家庭负债率程度仍然高企,如果今年澳房价大幅下跌将引发真正的金融危险。因此,市场渴望澳政府审慎监管办法“进一步松绑”,缓解房价下跌压力。

  澳大利亚权威房地产资讯公司CoreLogic数据显示,2018年悉尼屋宇价格下跌了8.61%,墨尔本房价下跌6.61%,珀斯下跌4.53%;澳大利亚5大首府城市平均房价负增添6.17%。这是近10年来澳大利亚房地产表现最差的一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