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香港挂牌 > 香港挂牌 > 正文

无声骑手雨天跑20单收获好评 曾经历被拒绝和沟

更新时间:2019-08-14

  昨日上午近10点,杭州九堡客运中心站的某一个人行通道里响起熟悉的呼号声——又到“饿了么”骑手们出发的时间。

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后台预约的订单越积越多。已经干了3年“骑手”的老唐紧了紧身上的雨衣:“肯定很忙,路上会堵。”

  但骑手郭豪骏却紧闭双唇,眉头微微皱起,看起来有点无所适从。这是他,一位语言、听障人士成为正式“骑手”的第一天。“饿了么”公司与杭州市残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24位持证言语、听力障碍人士加入骑手的队伍(本报4月20日曾有报道)。

  从来都没有听见过雨声的他明白,这样的天气不会是他第一次送餐经历的“好运礼”。他在手机上打字:“这场雨让我有点蒙,比天气好的时候更加有难度。”

  第一次做“骑手”,“一切小心谨慎。”家住九堡的郭豪骏不断提醒自己。其实在前一天,站长张佳龙已经带他熟悉了几家经常送餐的商铺,最佳路线也都帮他进行了规划。

  “叮!”来单了。这是郭豪骏第一次出任务。他滑动手机,反复确认:到五芳斋德胜东路店取餐,送到建设银行九堡支行;另一单是到小嗨仙蟹煲饭东城广场店取餐,送到玖宝精品服装城。两个单子要在50分钟内要完成。出发前,他给两个客户都发了介绍自己的短信,整了整雨衣,然后跨上电动车。

  先到五芳斋取餐。一进店,郭豪骏直奔前台。五芳斋工作人员笑着看了他一眼,就忙自己的事情了。“认识他了。”

  虽然是两单,但操作上是一次性取餐再统一去送。小嗨仙在五楼,郭豪骏找电梯已经浪费了几分钟。到了五楼,又找不到。一家奶茶店的工作人员看他东张西望的,主动开口:“你要去哪里?”郭豪骏说不出来,把手机上的地址给她看,顺着工作人员指的路找到了商家。取完餐,他冒着雨上路了。这时,距离他接单已经过去20分钟了。

  一个还剩23分钟,一个还剩28分钟。郭豪骏直奔玖宝精品服装城,在等红绿灯时,他拿出手机看地图,确定路线。

  服装城好找,可是具体送餐位置有点难。因为上面就写着“西南角(无主题男装右边)货梯上三楼右拐第三个仓库”。郭豪骏在一楼绕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货梯。先坐扶梯上三楼吧。到了三楼,很多商铺都空着,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。

  越走越没有底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,但是说不出话,给对方看地址,也不清楚。看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,对方明白了,“你往前走走,再问一下人。”其实这句话,郭豪骏根本没听见,试探性地往前走,再往每个开着的门里探头。

  找到第三个房间的时候,也找到了客户余先生。他提前收到了信息,知道这次的送餐员的特殊情况。“下雨天,慢一点。没事的,就算超时也没关系。”但是郭豪骏赶时间呐,对着余先生微微欠身低头一笑,就离开了。

  “还剩8分钟,要赶不上了。”郭豪骏在等电梯的过程中,一直盯着手机,皱起眉头。距离第二个地方有一公里,他无奈地摇摇头,含糊地重复着一句话:“赶不上了。”

  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建行,把外卖送到前台时,在手机上按下“确认送达”。此时,他脸上终于闪过一丝轻松的笑容。

 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手机提示又来了,第二个任务:到东城广场的两个商铺取餐,送到东方电子商务园的四个地方。

  晚7点,郭豪骏下班了。鞋子湿了,穿在里面的T恤也湿了——汗水浸透了。阵阵晚风,有些凉意。

  一天下来,他跑了20单。没有超时,没有错误。他挺开心,也很疲惫。“一单接着一单,尤其是用餐高峰,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今天失策了,忘记带水了,有点渴。”

  对于客户,郭豪骏有些歉意:“我想表达一些感谢,但时间太紧,我也只能对他们微笑,他们可能会觉得怪怪的。”

  他的回答很简单:“确实有点。不过操作上没有太大问题,主要还是要熟悉路线。”

  但随后郭豪骏发来了一张截图——“外卖小哥很辛苦,满头大汗,谢谢啦。”这是郭豪骏收到的第一个好评,他的眉眼笑开了花。

  对于郭豪骏第一天的表现,站长张佳龙表示很满意。“虽然沟通存在不顺畅,但他手脚勤快,多熟悉多适应就能赶上其他骑手。”

  按照一个月上26天班,上午10点半到中午1点半,晚上5点半到7点半,其他时间自由支配,平均每天完成30单的话,一个月收入也很可观。

  1990年出生的郭豪骏,左耳戴着助听器,香港同步报码,偶尔一些话他能听得见,但蹦出的词语却含糊不清——

  他一岁多发高烧但没得到及时治疗,从懂事开始,他就知道,自己和别人不一样。但他骨子里有股劲儿。“我只是说话、听力障碍,其他都不比别人差。”

  后来他进入特殊学校,还考上了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,专升本成功进入了浙江科技学院。

  因为专业学的IT,刚毕业那会儿,他四处找工作,就想找一份专业对口的。可是面试了好几家,都没有被录取,被拒的原因只有一个:沟通问题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三维渲染设计师的工作,没干多久就离开了,还是因为沟通障碍。

  后来,他在一个品牌面包店当了烘焙师。专心、安静,这是他喜欢并适应的环境。但三年后,因为一些原因辞职了。无意间,他成为“饿了么”的骑手——

  “送餐的时候我能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。正常人能听得到更多的消息,我只有靠眼睛去看。”

  而另一个原因,就是相对自由。妻子已怀孕3个月,他想用剩下的时间陪着妻子,等待孩子的出生。

  另一名听障骑手就遇到一个客户,地址不详,不接电话,不回短信。那位听障骑手在小区里转悠了好久后,只能求助于后台。站长发现,那个客户有多次类似情况。最后的结果让每一方都觉得难受:站长让骑手把要送的饭给吃了,然后公司出钱,把钱退给了客户。

  “无论是听障人士还是正常人,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。即使收到短信,回一个‘好’字,都是让人舒服的。”站长说。

  郭豪骏的首日记,总的来说算是顺利的,遇见的人大多包容友善,但未来的日子里呢?

  头戴斗笠,盖着面纱看不见真容,骑着电动车穿行于成都大街小巷。他说,自己的右手二次伤残、脸深度烧伤,怕顾客吓到才会这样…在他的电动车后,还挂着印有“我很孤单,你愿意跟我做朋友”字样的牌子……他暖心举动令人动容,许多网友发表评论鼓励他:靠自己的人最帅气,想对小哥哥说其实你的脸一点都不吓人、这一刻,我们都愿意成为你的朋友……他叫什么?为何要挂这张牌子?他又有着怎样酸甜苦辣的生活?[详细]

  昨日,长沙市气象局发布高温红色预警,长沙热浪持续“加码”,气温直逼40℃。一到中午,各饭店门口、写字楼下,聚集着穿着或红色或黄色的“骑士”,他们翘首以盼,焦急地望着厨房、电梯口的位置。高温热浪来袭,吓退了外出觅食的食客,却催热了外卖经济潮,鼓了外卖“骑士”的腰包。在这个夏日,谁在尽享网络经济红利?昨日,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。[详细]

  记者在三镇街头进行了随机采访,以了解机动车驾驶员、自行车骑行者对安全骑行的看法。不少机动车驾驶员表示,最怕骑行者毫无征兆地变道转向。市民小王是个新手司机。在解放大道和香港路交会处,小王告诉记者,他最怕在路上开着车,前方突然冒出骑行者,让他手足无措。另外,在十字路口穿行的自行车,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变向,非常危险,让他心惊胆战,“如果骑行者在变道转向前先做手势,的确是安全得多。”[详细]